石中英:不要急于用生搬硬造的概念,装饰自己尚未成熟的思想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东北农业大学教务处_东北林业大学教务处_东北电力大学教务处三峡
阅读模式

编者按

《穿越教育概念的丛林》是石中英教授为一线教师、校长和管理者所写的一本教育短论集,收录了作者探讨教育基础性问题的50篇文章。全书论题广泛,涉及教育的一般观念、现代教育的文化根基、学生观与学生成长、为师之道、价值教育、学校文化与学校活力、教育治理与教育改革等,富有时代性和实践性。

在这些文章中,作者以真挚的情感和质朴的文字,深刻剖析了教育观念市场上各种各样流行的概念、口号和主张,展现出教育哲学思考的力量和价值担当。

在到全国各地中小学去学习的过程中,我发现学校里充斥着许多新的教育概念。比如,对于学校的办学理念,有的提“生命教育”,有的提“小公民教育”,有的提“尊重教育”,可谓多种多样;对于学校的文化,可能是受所谓的“一校一品”的学校文化建设思路的启迪,有的致力于打造“雅文化”,有的致力于打造“家文化”,有的致力于打造“石文化”,真是百花齐放;对于学校的课程,有的把自己学校的课程叫作“幸福课程”,有的把自己学校的课程叫作“菊花课程”,有的把自己学校的课程叫作“蒲公英课程”,诸如此类,各有说法。置身于这样丰富多彩的教育概念之中,我一方面深切地感受到一线教育工作者致力于教育创新的热切和执着,另一方面也隐约感受到他们在认识与实践上深陷这种“概念丛林”的无奈和苦恼。不管人们的感受和态度如何,这种教育概念“满天飞”的现象是这个教育改革年代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且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恐怕与近些年来各地各校纷纷开展的各个方面的特色创建活动有关。

特色创建活动可以说是这些年来教育界的一股潮流,其初衷是好的,是想改变原来计划经济体制下形成的千校一面的教育同质化现象,努力增加和凸显各所学校、各个学科乃至各位校长、教师个人的教育教学特色,形成在理念上、实践上、宣传上和评价上差别化的教育主张和模式。教育领域的特色创建活动本身有其合理之处,无可厚非。因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学校、不同的教师在开展教育教学活动时,自然面临着不同的内部和外部情形,在办学理念、学校文化、课程结构、教学模式、德育体系等方面有不同的认识和实践,强调一下特色或差别当然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如果教育者无视这些教育内外部情形的差别,在办学理念、学校文化、课程结构、教学模式、德育体系等方面强行要求一致,就会压制各地各校和广大教师教育教学的积极性,最终使学校的工作不能适应校内外的实际情况,使广大教师的教育教学工作不能适应学生多样化的发展要求。

除了上述客观原因外,造成上述现象的可能还有一些更为重要的主观原因,那就是一部分教育者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对于教育特色或差异的盲目追求或过度追求。

如前所述,无论是学校管理还是教育教学活动,有特色是正当的、合理的。但是,如果一味地强调特色、强调差别,以至于别人提过的理念我就不能提,别人用过的概念我就不能用,非得在理念上或名称上弄出与别人不同的东西,认为只有这样方才显出自己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等方面的独特性、创新性和价值性,那就走到了学校特色创建活动目的的反面。若教育者对教育特色或差异的追求极端到这样一种程度,只求特色,不重共识,不尊重规律,为特色而特色,为创新而创新,那么就会舍本逐末,将特色创建活动引导到完全错误的方向上。更不用说那些本来还不鲜明,硬是通过总结、拔高或贴标签制造出来的学校教育教学和管理“特色”,其发挥的作用就如同“皇帝的新装”,除了赢得一些阿谀奉承之外,不会给广大师生带来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事实上,一些学校辛辛苦苦凝练的标签化的所谓“特色”,除了个别参与工作的专家、教师外,绝大部分教师和学生根本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

概念是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凝结着人们认识和实践的智慧。教育事业的改革创新允许创造一些新的概念,但是不能反过来把创造概念当成是教育事业的改革创新。否则,教育事业的改革创新就会沦为教育概念的游戏。在教育实践领域,就如同在其他许多领域一样,人们往往被一些别人制造的或自己制造的新概念,包括一些来自国外的洋概念所迷惑,继而在思想上和行动上被它们所误导。比较常见的是,有些学校在学校管理、教育教学上硬是先行制造或拿来一个看起来、听起来很新颖的概念,也不管它科学不科学、明确不明确,就把活生生的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实践塞到这个概念下面,为这个概念提供实践的注解。这实在是削足适履、作茧自缚的不明智行为,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不说,还很容易遮藏一线教育者真正有价值的思想和所创造的宝贵教育经验。

穿越教育概念的丛林,找到教育改革创新的正确方向,是当前摆在我国教育者面前的一项紧迫任务。

教育者要对教育规律和教育共识有充分的尊重和敬畏,不要让对特色和个性的追求成了无视教育规律和教育共识的随心所欲。教育者不能痴迷于制造新的概念,要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和解决真正的教育问题。教育者要警惕那些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教育新概念、洋概念,学习辨析它们当中哪些是有解释力和指导力的,哪些只有概念的形式而无实际的内容,或者仅仅只是换个说法而已。教育者要静下心来办教育,不要急于用一些生搬硬造的概念来装饰自己尚未成熟的思想、经验或实践模式。最后,尤其重要的是,研究者和媒体也万不能“帮助”一线教育者去鼓吹和追逐那些无意义的教育概念,而应该引导他们真诚地思考和审慎地实践。

只有穿过教育概念的丛林,教育者才能真正地抵达理想教育的彼岸!

(文章节选自《穿越教育概念的丛林》一书,原文发表于《北京教育·普教》2017年第6期)

《穿越教育概念的丛林》

石中英 著

教育科学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

作者简介

石中英,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北京明远教育书院院长,在教育基本理论与教育哲学、基础教育、教育改革、高等教育哲学等领域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出版《教育学的文化性格》《知识转型与教育改革》《教育哲学》《教育哲学的责任与追求》等专著。

作者寄语

教育学是一门实践科学,作为一名教育学者,我如果脱离了教育实践,脱离了一线的校长、教师和其他类型的教育实践工作者,就会失去学术工作的根本方向和意义感。

这些年来, 我陆续为一线的校长和教师写了几十篇或长或短的文章。这些文章的主题都是一线的教育决策者、管理者和教师在不同时期所关心的问题,不是我自己生硬造出来的问题,而是具有实践性和公共性的问题。

教育基本理论和教育哲学是教育观念的科学,致力于对形形色色的教育观念进行分析、讨论和建构。研究者有的时候提出一种新的观念,有的时候分析一种支配性的观念,更多的时候既对一种支配性的观念进行分析批判,又在分析批判的基础上提出新的观念,以丰富有关教育实践的思考。很多时候,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提出的观念怎么样,但是我希望我的批判性分析的态度能够给一线的教育实践工作者以启迪,希望他们也能以同样理性的态度来对待教育观念市场上各种各样时髦的概念、口号和政策主张。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为真正的教育主体,他们从事的教育实践也才能成为真正的主体性实践。

来源:教育科学出版社

猜你喜欢